直辖市
北京上海天津重庆
河北
石家庄
河南
郑州
辽宁
大连沈阳
吉林
长春
黑龙江
哈尔滨
江苏
南京苏州常州无锡扬州
山东
济南青岛
安徽
合肥
浙江
杭州宁波
福建
福州厦门
湖北
武汉
湖南
长沙
广东
深圳东莞珠海
广西
南宁
江西
南昌
四川
成都
贵州
贵阳
云南
昆明
陕西
西安
山西
太原
海南
海口
西安站
全国连锁 大型的教育资讯网站 www.jiaoyuzixun.net
我的世界-感恩父母征文

  2008-12-30   作者:sxxhce

字号: T|T
核心提示: “对于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人;对于某个人而言,你是全世界。”        &nbs..

“对于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人;对于某个人而言,你是全世界。”

                                                ——题记

记得母亲节那天,我用悄悄积攒零用钱买了一大把康乃馨,故弄玄虚地藏在身后,敲开家门后,和想象中一样,妈妈不知所措的像个孩子,一边用围裙擦干双手,一边假装生气地责备说:“买这个干吗呀,不如给你买点……”后面的话被转身抹眼泪的动作掩盖。

她小心的把花插到花瓶里,在上面洒上细碎的水珠。我在想,是不是当我还在襁褓中哭泣的时候,妈妈的爱,是否也像现在一样,和煦如风。

我的童年充斥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我不记得传说中美好的童年,是否有可口的棉花糖,梦幻的游乐场,好玩的玩具,漂亮的风景。我只记得妈妈支撑我的背,帮我熬药的砂锅,为了我退烧的冷毛巾,帮我复健的拐杖。

妈妈的手,支撑起了我的整片天空。

我想,是不是我的出生对妈妈来说只是负担。我不知道在我生病的那段日子,妈妈是怎么支撑着绝望的自己,拉起了我。

很多人曾经劝妈妈放弃我,可是妈妈撑了下来。那份爱带我们一路披荆斩棘。

纠缠了我近十几年的偏头痛终于被检查出问题的根源了。以前有过多次不彻底并且很盲目的检查,拿到“一切正常”的检查结果后,妈妈都回长叹一口会安慰我说:“你看,没事吧!”可更多像是在安慰自己吧。也许昂贵的检查费用可能会打乱她一个月的计划,或者让她和自己喜欢的一股失之交臂,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

“先天的颈椎疾病,没有生理弧度,这个办法治疗,只能暂时控制”

我不知道妈妈脸上尴尬的表情是不是对“先天”这两个字的条件反射。每次看到她这样的表情,都是医生在诊断书上残忍地写下“先天”两个字。

先天的胃病,先天的近视,先天的偏头痛,先天的颈椎病。也许“先天”这两个字,是对任何一个亲切无比残忍的讽刺吧。对妈妈来说,这更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咒语,每次看到她抱歉的笑,我都会忍不住眼睛酸涩。妈妈给了我一条生命,即使很脆弱,可我依然无法不感激。

我很少回头过去的自己,于是在不知不觉不觉中把自己驯服成一个健忘的人。像是被什么追赶,一路心虚的奔跑,不敢回头,更不敢回忆,怕被回忆吞噬进万劫不复。把自己伪装成披着“乖巧”外衣,一路仓皇逃避的孩子。

一路看自己的影子变长,一路看自己的脚印变大。

一路看妈妈白了头。

我常想如果我不出生,妈妈会不会过的幸福一些,如果17年前我没有发出那声宿命的啼哭,她不会因为操劳而落下一身的疾病,她不会一直到老也要为了生计日夜操劳,她不会为了给我治病而起早厌黑低声下气,她不会为了满足我奢侈的任性而成为全家人指责的对象。

妈妈给了我全部的爱,留给自己的只有太多“而已”。

只是全身疼痛而已。

只是看别人的脸色而已。

只是太过劳累而已。

只是过分爱你而已。

有短时间我的双腿是完全没有知觉的,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熬过那段炼狱的日子,因为随着我的双腿失去知觉的还有我的大脑和妈妈的心。

那段时间的生活规律有些麻木。早上连依稀虫鸣都没有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结下的时间,多半是在妈妈的怀中度过。

挂号,诊断,交费,检查,等结果。

往往为了等一个结果,一天都不能吃饭。妈妈就陪着我滴水不沾。那样两条鲜活的生命,瞬间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像两个被命运玩弄与鼓掌的傀儡,毫无还手之力。

记得她泪水最多的时候,是看到瘦小到可以塞进抽血窗口的我,从脖子上的动脉还抽不出一滴血的时候,我很难想象,那时的妈妈是否已经轰然倒塌,我像一个温顺不曾受伤的孩子一样睡在妈妈的怀里,听她已经崩溃的呓语。

各种检查都已经无济于事后,妈妈想依靠自己的双手帮我重新站起来,可是弱小的我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我开始高烧不退,嘴唇上深陷的伤口渗出猩红的血,昏迷中的我不断陷入无边的梦魇,梦中有送葬的队伍有飞舞的蒲公英,有大片的麦田。

妈妈几乎流干了所有的泪,麻木的给我喂水,给我干裂的嘴唇擦香油,然后近乎绝望的祈祷。

……

后来我好了,不知道怎么好的。总之我明白,她透支了所有的力量支撑起我的双腿。

小时候不懂事,总是和她顶嘴,气得她掉眼泪,渐渐长大了,我体会到妈妈对我深沉到忘我的爱,我开始懂得感恩懂得汇报。

在KTV里点唱《妈妈的吻》,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妈妈的吻,甜蜜的吻,叫我思念道如今……”

电话那头的妈妈早已泣不成声了吧。

“妈,我爱你”

【责任编辑:sxxhce】
复制地址打印关闭
分享到:

已经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版权声明:一切标明来源“ 教育资讯”或注有“ 教育资讯”LOGO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本站,未经授权,严禁转载;非本网原创作品(转载内容或用户发表的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无法保证所有文章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遇内容纠纷请参照本网版权声明,并与本网联系。
生命寄语: